欢迎访问贝静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 > 文章正文

蓝颜惑世

时间: 2020-01-22 17:37:12 | 作者:乌鸦妹 | 来源: 贝静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100次

蓝颜惑世

  他为他赢了太子之位,并助他顺利登基。

  他无视百官的苦口婆心,后宫仍无一妃。

  他是君,他是臣,是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。

  他为他至今未娶,他为他成为朝中人人闻风丧胆的铁面将军。

  他为他日夜兼程,把江山治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终有一日,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席卷大街小巷,不堪的污言秽语让他寝食难安,他不怕这些污言秽语,他只怕他会下令他辞官或替他安排婚姻,怕他赶他离开他的身边。

  敌军侵犯,他主动请缨。

  那一日他身披铠甲,坐在马背上,心灰意冷,他没有来,他最后望一眼城墙,绝望的踏马启程。

  他一身明黄龙袍,站在隐秘的墙角,望着他带领万千战士踏尘离开。

  他像往常一样埋头奏折,旁边放的是他送他的平安福,精致却已被常年抚摸得光滑无色泽。

  他浴血奋战,杀退敌军,却在班师回朝时服毒自杀,死之前他手里握着一个玉佩。

  玉佩上刻了一个简单的字,是他认为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字所比的。每看着它,他魅惑俊美的脸总不经意的流露出淡淡的笑容,“月”是他倾尽一生所要呵护的人,他是他心中的一轮明月,时时刻刻温柔的照亮着他,替他拂去灰暗的不堪的往事。他爱他,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。

  他到死都不知其实他是“她”。

  我叫墨渊,我娘亲生下我时便一命呜呼了,是于,我爹便认定我是煞星,总有一天也会连同他也克死。我爹好赌,每次赌输回来,便拿皮绳抽我。等他抽到我皮肉开花,浑身无力时,才半知半觉的放下绳子。

  我从出生到十二岁,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,我爹把我锁在破烂的屋里,因我长着一张魅惑勾人的脸,用他的话说是祸国殃民,蓝颜祸水。我不理解何为祸国殃民,何为蓝颜祸水,直到我被那嗜酒好赌的爹买入青楼当小倌时,才知晓。

  无论男女老少,他们看到我时便一脸的呆滞,一副如痴如醉的神情,就连那老鸨都忍不住摸我的脸,似要扑倒我的模样。每看她那模样,我总忍不住打颤,她派人教我练琴学舞,她总是喃喃自语“这容貌当世绝有,连女子都自愧不如,这蓝眼真是魅惑的要命,假以时日,那还了得”

  两年后,我登台献艺,一出场便一片哗然,我强忍着不适,闭眼不看台下那群似饿狼欲要吞我的神情,弹一曲便下台。

  从此我名声大震,一票难求,怡红院的门被踏破,每日被围得水泄不通。甚至有文人为我作了首诗传遍了大街小巷。

  “一袭红衣倾天下,蓝颜魅眼勾魂魄。红颜祸水自古知,蓝颜惑世当墨渊”

  有的不远千里而来,只为目睹我魅惑的蓝颜,我只觉得愚蠢可笑至极,有的甚至一掷千金,只为买我一夜。

  我毫无表情的拿匕首抵在脖子上,坚绝抵抗,誓死不从,老鸨无可奈何,只能任我卖艺不卖身。自便如此,仍有人登堂闹事,好在老鸨背后有强大的势力,均一一压下。

  我望着镜子里的容颜,魅惑勾魂,俊美绝伦,特别是那双勾魂摄魄的眉眼,连我自己看了都不自觉的迷离深陷。老鸨再三嘱咐我今晚要好好的弹,不容出任何差错,也不能得罪贵人,难保人头不保。听她那语气今晚的贵客不只是达官显贵的那么简单,必定是权力滔天,或是她背后的权势。

  我在一片灯火通明,觥筹交错的夜宴上,抱着古琴拂袖而坐,无视周围的抽气声,闭眼弹一曲《画中仙》,清悦宁静的琴声一泄而出,高山流水,似梦似幻。一曲毕,我睁眼抬眸便看到了他,一袭白衣,面如冠玉,仙姿秀逸,这是我第一次见他,出尘得似不食人间烟火,看一眼都让人觉得亵渎了神明,想到自己,便痛恨自己这一副肮脏的皮囊。

  我起身抱琴欲退,这时一个肥硕大汉将我扑倒,欲将那恶心得令人作恶的嘴脸凑上我,我羞愤得满脸通红,愤怒的挣扎,奈何他身强力壮,将我压得死死的,他当众撕破我的衣袍,我忍无可忍,将暗藏在袖口里的匕首猛的刺上他的心窝,血溅了我满脸,我勾起了嗜血的残笑,猛的踢开他。

  这时周围一片混乱的惊叫声震耳欲聋,一群黑衣人一拥而入,将我制服,欲一剑刺死我,我自觉命在旦夕,也好,这一世就这样了结了吧,所有的不堪与不幸都随风而逝吧,我闭眼等待死神的来临,却在这时,一声清冷的声音响起“慢着”

  那一日,我被他所救,他将所有事情压下。他叫凌月,是惊才绝艳,名满天下的凌国四皇子,他走在我面前,淡然道“给你两个选择,一继续在这里卖艺,二跟随我逐鹿天下我必保你荣华富贵”,我轻笑一声,我还有何选择么?他是知道我不情愿待在这里任人糟蹋的,给我的不是选择,而是肯定。

  日子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他教我武功,叫我习读兵法,我天赋异禀,样样精通,我为他出谋划策,暗中助他争夺太子之位,我成了他的贴身侍卫,为他挡住了敌人三番五次的暗杀。我每次跟随他出席宴会时都戴着面具,是于,“面具侍卫”这称呼跟他的名声一样威震天下。人人都知道四皇子惜才若命,而我是他们口中闻风丧胆的鬼才,若他们看到我的容貌,便会惊呼道“果然越俊美的人,心肠都会狠毒”。

  他终于当上太子,而他也将迎娶相国之女慕容雪。

  那一日十里红妆,满天遍地的大红双囍刺痛了我的双眼,我望着他一袭红袍,俊美无斯,他手牵着她,宛如一对壁人,我感到我所有的血液凝固般,心里空空如也,一种无端的愤怒莫名袭上心头,我转身狂奔离开,我无法忍受,我感觉我的心一点点的被挖空。呵,我竟然爱上了他,这永远不被世俗容忍的禁忌之爱,如果他知道是否恶心致极。

  我在怡红院用酒麻醉自己,喝一坛又一坛酒,或许就这样醉下去吧,所有的痛苦,所有压抑的爱都通通滚吧。我感到一具冰凉的身体抱着我,我睁开迷离的眼,我仿佛看到了他,绝美淡然,我猛的将他压下,撕碎他的衣服,疯狂的吻遍他,叫了一遍又一遍他的名字“月,我爱你”,我感到身下的身体僵硬了一下,随即抱紧我,任我为所欲为。

  我是在深夜中醒来的,发现怀中抱的是一具暖香玉体,猛然惊醒,匆忙的起身将凌乱的衣袍穿上,落荒而逃,我懊恼的自责,果然酒后真的是会乱性的,我没看清那女子的模样,也不知道她如何进我客房的。

  太子府的深夜是寂静的,我悄悄的推开我的卧室门,屋里一片黑暗。我褪尽衣袍躺在床上,脑子混乱一团,那女子的香气像极了月,是于,我才会丧失了理智。月,如果你知道,是否更厌恶

#p#副标题#e#

  我?

  “墨渊,我看到你刚进屋,知道你又去喝酒了,叫人熬了汤,你起来喝了醒醒酒”,一声淡淡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是月的声音,我慌乱的应了一下,起身披了衣袍,打开门,他手里端着汤,月色照在他身上,温润如玉,我不解的看着他一身白衣,当看到他白皙纤细的脖子上有淡淡的吻痕,心里猛的一痛,我迅速的喝下,语气冰冷至极“时候不早了,太子还是回去陪陪夫人吧”,没等他开口,猛的关上门,他站了很久才离开,我愤怒的甩掉茶杯。

  凌正二年,皇帝驾崩,太子凌月继承皇位。

  他穿一身明黄龙袍,依旧俊美的让人移不眼,这一天我相信他已经等了很久啦,而我终于为你赢了这天下。他赐我为护国将军,实诺他那一句“保你荣华富贵”,月,你知道么?我并不想要这荣华富贵,我只想永伴你身旁,护你一世周全。

  慕容雪突然病逝,他不顾百官的苦口婆心,后宫仍无立一妃,渐渐的流言四起,“当今圣上是龙阳之好”,而我被认定是罪魁祸首,祸乱君王,此时边境告急,我不顾他的再三反对,毅然决然的请晏领兵打仗。

  明日我便要启程了,我静静的凝视着他,他喝了很多酒,发丝凌乱,脸微红,风吹起他的衣袍,如同受伤的小兽,他猛的摔碎酒坛,身体摇摇晃晃,我冲过去抱住他,我第一次抱他,他身体竟如此瘦。

  他倒在我的怀里,喃喃自语“雨与熊掌为何不能兼得?”

  “朕是天子,朕想要的东西为何如此难?”,随即便睡着了。

  我心疼的抱着他安放在龙床上,替他盖好被褥,我深情的望着这张永远无法忘记的眉眼,我俯身吻在他的眉眼。

  月,如果没有你,墨渊此生将是没有灵魂的肉体,蓝颜祸水,我的出现是不是你此生的劫?那么这劫墨渊替你解,我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。

  我穿一身铠甲,坐在马背上,久久的望着城墙,炎热的天气我却感到寒冷,如坠冰窖,他没有来,月,连最后送我一程也不肯吗?我绝望的调马启程。

  我浴血奋战,杀光所有敌人,鲜血染红了我的战袍,如嗜血的修罗。

  月,我替你杀退敌军了。我手握着玉佩,这是月教我武功时,我偷拿的,几年了,忘了还了,我已服毒,心口欲裂,吐了几口血。月,你很快就解脱了,我勾起淡淡的笑容。

  尾声

  他听到来报,如遭雷劈,惊慌失措的的快马加鞭赶往,他脚步踉跄,猛的诡在他面前,抱起他冰冷的身体,手颤抖的揭开他送他的面具,这张祸乱他心的魅惑倾世的脸,此时发白得令他差点晕倒,那双勾走他魂魄的蓝眼永远也睁不开了。

  他撕心裂肺的朝他怒吼“墨渊,朕命你起来”“你以为你死了一切就解脱了吗?做梦”“就算到阴曹地府朕也不会放过你,你想都别想”,他发丝凌乱,他还没来得及对他说他其实是“她”,她已经怀了他的骨肉了。

  凌正十年,她与他的墓合在一起。

文章标题: 蓝颜惑世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eijingyouxiji.com/gushi/54811.html
文章标签:蓝颜惑世  蓝颜惑世  乌鸦妹

[蓝颜惑世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